新闻 >深度 > 深度
什么在点燃湖七:1A保险丝试点困境调查
发布时间:2013-10-23 点击:
自强新闻中心记者:胡鑫 农宝朱 实习记者: 张稆元 尹文杰 蒋永鹏 摄影记者:尹文杰

  2013年10月11日晚熄灯后,湖滨七舍发生聚集抗议熄灯事件。学生们通过扔书、面盆、开水瓶等表达不满。现场学生与宿舍管理员胡常春发生肢体冲突。

 

  当晚直接点燃湖七学生的,是宿管胡常春在11点35分突然关掉的电闸。但熄灯事件背后,作为1A保险丝试点宿舍的湖七,频繁烧断的保险丝与学生日渐滋长的怨怼正使它陷入更大的困局。或许,不止湖七。

  

1个小时换了32条保险丝

 

  “这次熄灯事件其实只是一个导火索,而真正的原因还是宿管和学生间积怨太深。”这名住在湖七的法学院学生的观点,被该楼学生频频提及。他们口中的宿管是指被称为“春哥”的湖七管理员胡常春。造成他与学生间激烈矛盾的,是湖七身为1A保险丝试点的特殊地位。

 

  今年五月,宿管中心吸取寒假信息学部宿舍火灾的经验,为保证用电安全,决定在分布于桂园、枫园、湖滨和医学部的九栋宿舍试点1A保险丝。湖七作为文理学部除枫十四外最大的单体宿舍,成为湖滨区唯一的试点。

 

  保险丝从原来的3A换到1A,影响不言而喻:承载电流更小,使用稍大功率的电器或瞬时电流过大时,保险丝便会烧断。

 

  马克思主义学院一名大三学生的生活,随着湖七成为1A试点产生了一些变化。“大一未换1A的时候,生活很正常,自从换了1A保险丝后,保险丝经常烧断,需要更换。感觉湖七不像自己的家了。”他觉得,“不如出去住。”

 

  湖七学生对1A保险丝最大的不满在于,部分生活电器的正常使用也有可能导致保险烧断。湖滨七舍宿管方面的记录显示,10月14日上午9点到9点54之间就更换了32条保险丝。而根据校学生会权益部的资料,早上9:00—10:30“并不是一天更换保险丝的高峰期”。

 

  一个小时内,236的同学两次出现在宿管室,其宿舍早上刚更换保险丝,插头刚插上又断了。宿管阿姨介绍:“现在还早,这样更换保险丝的事情要持续一上午,每天保守估计至少要换35根保险丝。”

 

(湖七宿舍的工作日志,记载着将近一个小时内换下的32条保险丝) 

 

  湖七门口的小黑板上写着:“各位同学:晚上熄灯时,请关灯,将插头从插座上拔掉,防止早上送电时,因电器负载的瞬间电流过大烧毁保险丝。”

 

  “谁住在家里每天还拔插头啊?”但很多学生对小黑板上的内容不以为然。保险丝烧毁的情况越来越多。

 

  胡常春没有理睬这些意见和质疑:“学生们想换成3A,我都知道。”有学生试图反映意见“他永远都是爱理不理,问宿管中心的电话他竟然说不知道。”他们对宿管的不满情绪不断累积,直到11日晚的爆发。

 

  宿管胡常春至今仍然认为,保险丝不断烧断是学生电器使用不当的结果,因为在试点前他做过实验证明1A保险丝可以负载正常的电器。

 

谁让湖七成为了试点?

 

  一名电气专业学生在网上质疑胡口中的“实验”:“所谓的‘多次试验’的控制变量是什么?如果你在试验过程中对接线进行了改动,那么请问,你有注册电气工程师证书么?你在改动之前有没有向地方供电单位进行申请?在线路改动的过程中有没有电力行业的专业工作人员在场?”

 

  实际上胡常春没有改线。当时在310宿舍,他与宿舍里的四名学生一起,见证在四台电脑、四个台灯的负荷下,1A保险丝并未烧断。

 

  实验结果上报了宿管中心。于是1A就这样被推广了。“其他宿管就照着这个做了一遍,没问题。”宿管中心的方爱平主任信心满满。

 

  而14日校会权益部在湖七236做的实验中,连载电路上的电器有两台电脑(一台待机),两部手机,WIFI路由器以及日光灯。直接关闭这间寝室的电闸后打开,保险丝烧断了。

 

  “这些用电器完全不属于大功率用电器,但是却造成了保险丝熔断。”校会权益部发给宿管中心的调查结论中写道。

 

  住在湖七四楼的一名大三学生对胡常春“争取”成为1A试点寝室表示不满:“他对于湖七试点1A保险丝这样关乎湖七每人切身利益的决定,没有事先征求居住在湖七学生的意见,学生的意见和反映也没有足够重视和及时上报。”这一看法得到多位同学的支持。另一名法学院的11级学生还按照行政法原理,论证宿管这样行为的不恰当性。

 

  而“春哥”有自己的考虑:“今年发生了多起火灾,我自己记下来的一小部分就有七八起,我做1A试验、换1A保险丝都是为了学生的安全。”

 

  “很多事情是学校决定的,我们也只是严格的执行者。”胡常春说。事实上,推行1A保险丝这件事在湖七管理员内部也没有统一意见。该楼沈姓宿管与杨姓宿管均不赞同1A试点:“这是做无用功,着火根源还在学生的安全意识。”

 

  但在胡宿管的坚持下,湖七仍然成为了第一批试点。11级的刘姓学生认为,更换保险丝是上级的指示,但湖七成为试点也有胡常春的主动争取,可能与评优评先有关。宿管中心方爱平主任的确对其赞不绝口:“选他就是看中了他负责。”

 

  上司眼中的负责的胡常春似乎没有受到学生欢迎,他从2元一根的保险丝中得到的收益成为学生诟病的理由。数院大二的马姓学生在人人日志上帮他算了一笔账:“1A保险丝0.32元一根,你一根就算多收1.5元,按一小时换三十根,每天早上七至八点,中午十二至两点,晚上八至十二点有人去换保险丝计算,一天可收入近300元。”

 

 (湖七所使用的保险丝)

 

  宿管中心的方爱平主任认为敛财质疑不可理喻,两元的保险丝价格是统一制定的,因为“想惩罚下那些违规的人。”但针对质疑,他们上周还是制定了一个新政策:所有保险丝的盈利收入都会奖励给在用电安全中做得好的宿舍——那些从不用大功率电器、基本上不烧保险丝的学生。

 

  “赚的多少全部捐出去,甚至比这还要多,比如赚一百块,我们甚至还会拿两百来奖给学生。”方主任承诺。他说到年底会统计并公布结果。“所有保险丝是由我们统一订的。在年底统一奖。看剩的保险管,比对一下进价,就知道中间盈利了多少钱,全部给学生。”据悉,评选优秀寝室并予以奖励的想法是由宿管提出的。

 

  但从自强记者的调查结果来看,方爱平主任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目前武大宿舍保险丝的购买与收益归属均不明确。原来湖七的保险丝由胡常春在淘宝上购买。在枫一,栋长张师傅自己按照机器的型号去前进四路购买,“每个寝室楼保险丝型号有所不同”他说,收来的利润则由寝室楼管理员自己支配。“毕竟还得跑很远去买,还要安装。枫一整体利润数量不大,就当成工本费处理了。”

 

“大趋势是会推广”

 

  除了湖七,校园内还有其他限电试点宿舍,如枫四、五,桂一到桂五等。

 

  今年五月份开始的试点行为没有下达文件,也没有事先通知或征求意见。“没必要。”宿管中心方主任回答得很明确。在他看来,学生在入住时已经签了合同,只要正常使用,无论是1A还是3A都不会有影响。

 

  在同为限电试点的博士生宿舍枫五,同样使用1A保险丝,却没有出现频繁的烧保险丝情况。可能是因为博士生宿舍是两人一间。

 

  “九月份弄的。开始还不太习惯,后来就好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宿管阿姨介绍,“吹风机的低档也可以用。好久没有烧掉保险丝了——烧掉了也只是谁不小心把吹风机推到高档上去了。”

 

  老楼枫一不在试点楼栋里,但里面的大三寝室也为1A试点。“断的频率很低,3A基本不断,1A一周断个别几根。”栋长张师傅介绍道。他认为这里的学生对限电没有很大的不满意见,可能因为试点的人少。这栋楼的楼道里有开水机,没有插头。

 

  方主任认为,现在问题的根本在于电线的老化和配套设施不完善。在枫十四等新宿舍,使用智能空气开关,走廊里配有插头和开水机。枫三也是新电路,用普通空气开关。

 

  而困境在于,需要限电来保证用电安全的多是那些老宿舍。这些宿舍恰恰配套设施极不完善。在樱园宿舍,曾有学生夜晚摸黑去樱顶食堂打水。

 

  针对1A保险丝是否会在全校的位使用空气开关的宿舍推广时,方主任认为“大趋势是会推广。”宿管中心的胡主任则表示还需要进行调研。同时,他以桂园15的新宿舍安装的智能供电系统为例,指出了另一种改革的可能性:安装只对电吹风等电阻丝类电器限电的设施。

 

  在去年寒假工学部火灾发生之后,保卫部一直对寝室用电规定保持“不能放宽要求”的态度。保卫部魏友团部长反复向记者强调,“湖七试点是经过保卫部、后勤部、宿管中心同意的,是为了最大限度保证学生安全,以后会逐步推广到全校。”

 

  “原来敲门搜查大功率用电器的手段学生们很反感。所以我们采用这种相对机械但是科学的手段。”方主任表示。他们为禁止大功率用电器的使用想尽了办法:每一栋楼都有一个大功率电器的黑名单。这次制定限额的主要目的便是为了盯紧黑名单上的寝室。

 

  现在,因结构封闭被称为“圈楼”的湖七除周五周六,每晚仍是11点半断电。和11日那天不同,现在熄灯后总是一片黑暗的宁静。更换保险丝的数量大约是每天二十来根,和一周前一个小时烧断三十根的量比起来,算是有所改观。

 

  而宿管胡常春仍在钻研着自己的电路实验:“说了你们也不懂。”自学过很长时间的电路技术的他,在寻找更合理的措施,“你们一周后再来看。”

 

(自强新闻中心实习记者王钧,周楷钧,肖喻洁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自强新闻中心 罗婷


本文章系自强学堂网站版权所有,请勿在未通过授权的情况下转载或使用本文信息。
本文固定连接:/article/16473/
申请授权或探讨稿件合作事宜请联系:ziqiangnews@126.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