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深度 > 深度
【调查】校园场地困境:那些年我们借过的场地
发布时间:2014-04-27 点击:
自强新闻中心记者:喻方晓 尹文杰 熊玉巧 摄影记者:雷杨 韩天洋 尹文杰

    2013年1027,珞珈讲坛邀请袁隆平为学生开办一场名为“我的中国梦”的讲座。根据通知,这场讲座将在能容纳360的生科院报告厅进行。

 

  “实在是没有想到袁先生的号召力这么大。”负责联系和接待袁隆平的杨芳在一次采访中提到。下午两点,生科院报告厅已经挤满了前来听讲座的同学,场面一度处于混乱的状态。

 

  “其实一开始就有考虑借用梅操,”杨芳说,“但因为校庆特殊情况,梅操仍在维修中,另外梅操的音箱设备也缺乏。所以当时学校没有通过申请梅操的备案。”

 

  活动当天,面对大量的人群,主办方不得不和各个部门联系,考虑更换场地的事宜。然而在短时间内,想要找到一个能够容纳千人以上的场地十分困难。信息学部大活不能正常使用,信息学部操场和工学部操场有招聘会,奥场有运动会。最终还是只能到梅操仓促进行。

 

  也正是之前申请使用梅操未通过的原因——梅园小操场仍处于维修状态、音响设备无法使用,导致袁隆平只能借助手中的扩音器简短地完成演讲,之后便匆匆离去。

 

  之后,在人人网、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学生们各种“吐槽”学校组织不力。然而,在这一事件中,武大特有的场地困境——讲座、社团等活动的丰富,与所需场地数量不足、维修不断的矛盾,更是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各级学生组织和社团也在筹划着各自的活动。然而,在丰富多彩的活动背后,无数次的场地纷争在武大特有的场地困境中愈演愈烈。

 

 

二级财务制度,院系场地难外借

 

  早上,哲学院外联部部委李军冲早早地离开了寝室,来到了院办。他拿着昨晚打印下来的申请借学校场地的表格,到院办找辅导员签字。随后,他前往校团委所在地——工学部行政楼。

 

  去年十月,各院系为准备金秋艺术节,争相抢夺借用排练场地。哲学院因院办小,活动场地缺乏,所以对校级场地格外依赖。

 

  团委的场地是免费供学生使用的,自然会成为李军冲的首选。而由校团委直接下属的场地仅有五个:梅园小操场、教五多功能报告厅、樱顶大学生活动中心、工学部大学生活动中心和信息学部大学生活动中心。李军冲在获得团委的审批之后,只需把拿到的 “小条子”交给管理场地的师傅,便可完成对该场地的申请。随后,在申请预约的时间内,该场地就可以使用了。

 

  于是每天早起借场地成为了李军冲十月下旬生活的常态。“因为场地不够,所以要提前好久,把以后的场地都预约着。”

 

  然而借场地的过程往往不会如此容易。“在找人签字的过程中,如果有主任不在的话,那么借场地的时间就要拖延了,”李军冲说,“还有被其他学院借走的可能,这样在赶到训练的时候就借不到场地了。” 

 

  (登记在团委那里的场地借用的记录)

 

  相比起哲院借场地的困难,法学院的金秋排练则显得顺利得多。由于法学院院办较大,可供学生使用的场地较多,金秋的排练均可以在院办完成。再加上法学院的模拟法庭也可备不时之需。

 

  法学院的模拟法庭可以免费提供给本院学生使用,然而如果要借给院外的学生则是要收费的。不只是法学院,各个院系场地外借都是需要收费的。李军冲表示如果他们实在借不到场地的时候,会去借艺术学系的艺体房,然而借用艺体房是要收费的。

 

  武汉大学现在实行的是二级财务管理制度。在这一制度下,学校将财权适度下放到各级学院,这些权限包括在不违背学校财务制度的前提下,自主支配学校的拨款和创收经费的收支。但是这样一来,各院系的水电费均需自付,院里面自然会向外收取借用场地的费用,以实现收支平衡。

 

  例如,如果要使用化院的创隆厅,在单位时间内,校内借用需要花费2500元,校外费用则高达3000

 

  团委副书记李勤表示:“这样一来,很多学院就压缩了学生组织和学生社团的空间,只有在团委下属的五个场地寻求自己所谓的突破点。”

 

 

活动类型单一 场地层级未铺开

 

  根据校团委对这五个活动场地的规划,工学部大活主要是供给工学部的社团来举办活动;樱顶大活则主要供戏剧类社团使用;教五多报主要针对学校里面的讲座和小型演出,有时借给部分学院开两代会;信息学部大活和梅园小操场则一般举行大型活动时才会借到。

 

  相比起去年金秋期间梅操难以借到的情况,本学期刚开学一段时间里的梅操并没有举行大型活动。梅操的舞台被画上了羽毛球场地,中间还支起了球网。

 

 

  (空闲的梅操被画上了羽毛球场)

 

  “梅操大多数时间都是很闲的。”李书记表示,“梅操作为一个室外的场地,就算质量较好的灯光音响,经过日晒风吹雨淋便很容易损坏,而且这样的音响设备的使用频率有限,价格也比较昂贵;并且户外活动经常会受到天气状况的制约,梅操使用基本‘靠天收’。”这些因素都促使梅操没有频繁地被借用。“梅操使用频率不是最高的,工会用来放电影是最多的。”

 

  (梅园小操场通常只用来举办大型的活动,图为2013新生开学典礼)

 

  其实,教五多功能报告厅才是使用率最高的场地。 3月3,未来网上发布了《关于开展2014年“校园文化活动超市”项目招标工作的通知》。据悉,“校园文化活动超市”开展之后,六个校级学生组织分别负责一个版块,每周从周一至周六都会有活动在教五举办。李书记说:“基本上教五一年没有闲的时间。”

 

  梅操和信息学部大活使用频率不高,而教五多报由于使用过多而不堪重荷。李书记解释这跟学生活动类型太过于单一有关。“如果你每天像欧美一样开PARTY,你搞个像梅操一样大点的地方没问题。但是我们活动大多都是适合教五那种场地的。”再加上目前武大拥有的场地层级没有铺开,类似于教五多报的场所过少或是要收费,使得校级组织把自己的目标都只能放在教五多报这样一个场所上。

 

 

场地维修,活动租借更为困难

 

  由于教五多报极高的使用频率,许多硬件遭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坏。管理该场地的姜师傅说:“教五的问题多的很,灯、桌子、椅子,很多设备都坏了。之前已都报到校团委了,但是一直没有人来维修。”

 

 

  (教五多报是学生使用最多的一个场地,图为20131114日毕飞宇的讲座)

 

  校团委做过关于教五多报的维修方案。“但是主要牵涉到一些问题,维修教五不用三到四个月是不行的。那四个月,同学们的讲座怎么办?活动怎么办?我们现在就只有拖到寒假。但是寒假工人不愿意干,急着回家过年,”李书记解释道,“所以也只能在暑假进行维修”。2012年的暑假,学校对教五多功能报告厅进行过维修。但是去年仅一年没有对其进行修缮,目前又有许多问题产生。

 

  正如李书记所说,场地的维修,必然会导致该场地在一段时间内无法使用。保卫部综合与消防办公室的吴有云主任特别提到:“把这些场所封了来维修,不让学生搞活动也很难做,毕竟学校里场地又有限,但是维修又不能不做。”

 

  据后保部张主任介绍,去年信息学部大活、人文馆等场地在进行维修。就在这一段时间,许多学校组织的活动便受到了各种程度上的限制。

 

  对人文馆的维修,从前年便已经开始。维修中的人文馆自然是不可以借给学生使用的。这也打破了连续多年在人文馆报告厅举办金秋辩论决赛的传统。

 

  20121124日,这场文院对信管的辩论决赛只好被安排在国软礼堂举行。对于参加决赛的队伍来说,没能在人文馆参赛无疑是遗憾的。同样没能在人文馆参加决赛的新闻院辩手李奥解释说:“很多著名的比赛都是在人文馆打的,几乎所有11级以上的辩手都比较有人文馆情节。我大一刚进队的时候,大家都说‘今年一定要进人文馆’而不是说‘今年一定要打金秋决赛’。”

 

  直到去年9月,人文馆才完成了修缮工作。重新投入使用的人文馆报告厅归珞珈山庄所属,不能免费地借给学生,而且其要价也不低。据珞珈山庄销售部介绍,借用半天需要3300元,全天则高达6000元。

 

  去年信息学部大活的维修期间,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据后保部介绍,信息学部大活当年修建时候的消防规范和目前我国21世纪的消防规范不一样,它已经不能满足现在的要求了,需要整改。

 

  去年12月上旬,关于新年音乐会最终在哪里进行的问题,无疑是愁坏了李书记。“信息学部活动中心我们已经装好了,但我们的消防安全设施还没有配套,”李书记无奈地说,“新年音乐会到底该怎么做?应该在哪里做?我们也正在拿方案。”好在音乐会举办的前一周,信息学部大活通过了保卫部的验收,这才最终让武大交响乐团找到了合适的演出场所。

 

  目前新修缮的信息学部大活和人文馆已经可以向外租借了。但是武大存在问题的场地远远不止这些。据保卫部吴主任介绍,除了刚才提到的教五多报,樱顶大活作为砖木结构的老房子,其中电路老化极易引起火灾。而其作为文物的身份又让维修过程变得更加复杂。

 

 

如何解决,仍在探索

 

  去年校庆,卓尔控股有限公司向我校捐资6000万元,用于体育馆建设。通常情况下,体育馆能够满足举办许多大型活动的条件。所以说,这也许会给处于场地困境中的武大一条出路。

 

  坐落于华中科技大学主校区东南方的光谷体育馆,是一个拥有6316个座位的大型活动场地。相比起武大新生搬着小板凳到梅操去参加开学典礼,华科的开学典礼在这里就可以轻松举办。除此之外,这里还举办过校庆典礼和商业演出。

 

  虽然没有类似于光谷体育馆的大型体育馆,武大现有的体育馆便能够满足学生活动的要求。例如,工学部体育馆便有足够多的座位和较大的空间。然而事实上,在工学部体育馆举办过的活动寥寥无几。

 

  据体育部主任胡剑波介绍,工学部体育馆除了用于平日的体育教学以外,其他时间均开放给教职工锻炼。如果学生组织想要使用该场所的话,也是要收费的。学生需先向团委进行申请,并注明活动规模,体育部会依据活动规模来制定价格。 

 

  工学部体育馆价格高昂、借用手续繁杂阻挡住了许多社团的脚步。另一方面,据保卫部吴主任介绍,这同样是一个存在安全隐患的场地。后保部张主任也表示工学部体育馆在今年他们的维修计划之内。

 

  然而,李勤书记并不觉得若能建成一个新的体育馆会对武大的现状带来多大的改观。“我们到底需要什么?用的最多的是什么?”他表示,类似于华科的光谷体育馆,武大若能建成类似的场所也只会用来举办大型的校级活动或是商演,但并不能满足校园内最多的活动类型。

 

  李书记说:“希望学校能建一个一万人的露天场地,再建一个五千人室内的场地(体育馆),再建若干个三百人的场地,层面要铺开,像教五这样大小合适是最好的”

 

  面对激烈的场地争夺战,学生社团及组织也不会坐以待毙。校团委场地难以借到时,他们也有别的应对方法。珞珈论坛场务组副部张一兵介绍说:“大型讲座需要院系报告厅时,一般都会有赞助。没有的话争取和该院系学生会联合办活动,这样可以免去很大部分费用甚至免费借用报告厅的。”

 

  李书记也赞同这种做法。“我们在考虑,能不能和学院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然后两边共用一些资源,学生会用外联资源来换场地资源。”但是二级财务制度下,各院系的外借手续和价格的不统一,也会给这种合作关系的建立带来困难。

 

(自强新闻中心记者马瑞雪 刘璐瑶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自强新闻中心  胡鑫 涂修德


本文章系自强学堂网站版权所有,请勿在未通过授权的情况下转载或使用本文信息。
本文固定连接:/article/16879/
申请授权或探讨稿件合作事宜请联系:ziqiangnews@126.com
文本标签:梅操活动场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