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最新 > 校园
周玄毅:犬儒主义是否是精神解脱之道?
发布时间:2014-12-18 点击:
自强新闻中心记者:左睿菡 杨安民 摄影记者:罗梓瑶

       12月17日晚19点,教五多功能报告厅座无虚席。身着一袭素朴黑衣,戴着一副黑色粗框眼镜,浓眉半寸,面容俊朗,如学长般可亲可敬的周玄毅用幽默风趣的语言为大家讲述“犬儒”,剖析时下热点“段子手”的嘲讽现象。

 

何为“犬儒主义”?

 

  “实际上我是不怎么想开讲座的。”周帅的第一句话出乎了大家的意料,“哲学是一门慢学科。因为它不急迫,所以也没有什么时效性可言。讲座应该谈一些时下流行的公共议题。选择‘犬儒主义’这一议题,是因为它其实与我们的当今社会联系得很紧密。”

 

  “比如地沟油事件,大陆有段子写道‘我们吃遍了元素周期表,早就百毒不侵’。”话音刚落,现场观众哄堂大笑,“这自然很搞笑。可是反观台湾,人民都在血泪控诉顶新集团,媒体的报道也极为严肃。”

 

  作为“百毒不侵”的大陆人看到他们的行为,嘲笑台湾人没见过“世面”,可是我们可曾认真思考过,畅销数十年的顶新集团旗下的康师傅品牌是否也使用了地沟油?

 

  周玄毅认为,我们甘做‘键盘侠’,在网络上以冷嘲热讽的态度表达看法,而不相信实际行动的力量,这就是犬儒主义。

  

 

  “中国人对犬儒主义是有认识偏差的。我们许多人认为‘犬’意即‘狗’,‘儒’就是指‘知识分子’,连起来就是‘狗一样的知识分子’,他们整天不干事乱抨击社会,抨击人民。”

 

  在周玄毅看来,‘犬儒主义’并不像大众所认为的那么浅薄,恰恰相反,它引领了新一代的哲学潮流。

 

  “实际上犬儒主义是在鼎盛的希腊哲学之后第一个主动地以伦理学作为主要的研究目标,以精神上的自足性作为目的哲学流派。”周玄毅回溯到古希腊时期哲学家对于‘犬儒主义’的认识,“犬儒主义提倡的品质是单薄、克制、刚毅。它拒绝一切宏大叙事,拒绝深刻的哲学思辨,它使哲学沦为了伦理学,进而演变为神学。”

 

犬儒主义是精神的解脱之道吗?

 

  “‘解脱’即是‘自由’,面对那些你不能解脱的东西,比如一些传统的、世俗的东西,你不能用割裂的方式去挣脱。因为当你对它嘲讽的时候,你已经和它深深地纠缠在一起。这也就是‘由色入空,而不能由空入空’的道理。”

 

  他进一步分析道:“当你沉浸在某件事的时候,你就不会想其他事。而当你努力使自己不想某件事的时候,你满脑子的都是那件事。”

 

  那么,精神的解脱之道到底什么呢?周玄毅把人精神解脱的关注点放在终极关怀上。

 

  “人要想解脱,就必须找到足以使自己安身立命的东西,也就是终极关怀。它可以是任何东西,也可以不是任何东西。比如你信仰上帝,那么你就不会去追问上帝之前是什么。上帝就是你的终极关怀。”

 

  当然,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犬儒主义’也可以成为‘精神的解脱之道’,那就是两个犬儒主义者在一起。第欧根尼是罕见的结婚的犬儒主义者,因为他的妻子也是犬儒主义者。两个人志同道合,在对外界的共同嘲讽中获得相互间的精神自足。

 

  

当今中国为何成为犬儒主义的温床?

 

  希腊的‘犬儒主义’出现在小城邦制度瓦解后,大希腊化时代给希腊人带来强烈的无助感。在小城邦里,人口不过万,人与人之间非常熟悉,一个人有很大的机会改变城邦。

  

  但在大希腊时代里,希腊人产生了习得性的无助,就像被关在玻璃瓶里的金龟子,一开始它还四处碰壁,最后它只在瓶底处瞎徘徊。

  

  中国虽然没有经历小城邦瓦解的变革,为什么现代社会也成为了滋生犬儒主义的温床呢?

 

  周玄毅的理解是,自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接受太多西方的个人主义,可个人在社会大分工中又渐渐渺小性,这同样使中国人产生了习得性无助,实际上与古希腊具有同构性。

 

  犬儒主义——当社会出现了问题的时候有些人采取冷嘲热讽的方式来得到自我的满足。而犬儒主义并不是精神解脱之道,如何真正解脱需要我们自己去寻找一种人生的终极关怀。

 

现场发问,思辨智慧引深省

 

  同学A:庄子提倡“外化而内不化”,精神上很难解脱,像海明威自杀他们究竟是追求的一种什么样的境界?我个人比较赞同王阳明的方法,寻求到了真正的精神解脱之道。

 

  周玄毅(以下简称周):感谢这位同学充满激情的讲述。你说了那么多,我只对其中海明威的例子印象比较深。海明威是个文学家,而文学家与哲学家不同的是他们不用注重思维逻辑上的一致性,所以像海明威这种自杀就等同于一般人的思维“呐,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呐”这样,即生命的意义在于快乐,这是享受性的自杀,而不等同于犬儒主义的刚毅。哲学是评价快乐的问题,而以追求快乐为目的的人生不能实现快乐。

 

  同学B:我问的问题可能有些肤浅,您刚刚说“由色入空”才能达到精神的解脱,“由空入空”反而不能,那这两者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区别呢?

 

  周:你这个问题一点也不浅,反而有些高深的把人的思想绕糊涂了。语言真正的意义在于它的意向性即在于意有所指,而不在于它的逻辑性,“由色入空”和“由空入空”就是两套话语体系,这两者思维路径不同,目的却是一致的。“由空入空”好比你要睡觉,拼命地对自己说“要睡着,要睡着”反而睡不着,“由色入空”就是你幻想着自己正躺在草坪上,有阳光,很舒服,反而就睡着了这样。

 

(图为某同学热情提问)

  同学C:我感觉犬儒和中国老庄思想有些像,不过中国老庄没有反讽这一样,可不可以把宗教理解为犬儒的表现形式?

 

  周:犬儒和老庄目的一致,都是实现“大道自足”,真正的区分方式在于实现形式。我认为犬儒更类似于佛家的“狂禅”,说一些让人云里雾里的谜语打破思维,它本身是一种城邦表演行为,更类似于行为艺术。犬儒主义开启了类似于基督教的高级宗教,具有很强的形而上的思辨性。

 

责编:自强新闻中心 张奥


本文章系自强学堂网站版权所有,请勿在未通过授权的情况下转载或使用本文信息。
本文固定连接:/article/17327/
申请授权或探讨稿件合作事宜请联系:ziqiangnews@126.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