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最新 > 校园
武大恐怖传说:不可思议的珞珈
发布时间:2015-01-25 点击:
自强新闻中心记者:牟超超 特约记者:秦博昱

      自1893年至今,武汉大学已经走过了121个岁月。

 

      121个春秋岁月大浪淘沙般地洗濯着这所学府,而那散落在历史长河中的点点沙砾,却往往并不为人所知。现在,我们专注于讲述武汉大学的种种传说,意在揭开层层神秘的面纱。

 

 

追寻“十八栋”:解不开的谜团

 

      武汉大学起源于珞珈山,而珞珈山的闻名源自“老十八栋”。相传,坐落在珞珈山上的十八栋别墅,是武大最阴森的地方。待问及缘由,除了荒无人烟,年久失修,却鲜有人能说得明白。只有真正了解它的人才知道,事情并不单纯。

  

      它们分为上中下三层,近似平行地坐落在珞珈山南麓:1—7栋在下,8—14栋在中,16—21栋在上。其中有两栋楼没有编号,被默认为19号的周恩来故居位于第18栋和20栋之间,20号毗邻的另一座楼则被认为是21号。

 

      新浪博客博主“愚人的眼睛”在其博文《愚人之眼看老建筑——武汉大学的“十八栋”》中记录了这样的片段:“在第20栋和第21栋之间,原来还有一栋,抗战中毁了,第21栋则住过许崇岳。”从此处可以发现,老别墅本应该有22座,跟“18”却没什么关系!那么“老十八栋”是不是指的是其中重点的18座呢?

 

      《武汉大学“十八栋”名流寻踪》排除了这种可能性:“2001年,包括‘十八栋’周恩来故居、郭沫若故居在内的武汉大学15处26栋早期建筑,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追溯到这里,“18”已经成了一个解不开的谜团。更何况位于中间的“15”号楼并不存在,没有人知道第15栋身在何方。

 

      整个建筑群被层层叠叠的树木包围,虽然如此,这些三层小楼却都能受到阳光的照拂,翻新后的窗框上新刷的红漆泛着妖冶的光,楼与楼之间相连的石板路积满落叶。这是2014年12月20日中午,当我们寻访“老十八栋”的时候,遇见的事情却出乎了意料,似乎在昭示着这些久远年代的楼宇,还带着鲜活的生机……

 

      第18栋的特殊之处在于有直接通往2楼的露天台阶,而在这扇门的把手上,挂着两个纸叠的“香笼”,附在其上的纸写着这样的话:

 

      “他对桂林铁路局造访的人说:‘……哦,只抢了一次,但一次就够厉害的了!因为你们两派忙于**(此处难以辨认)业务,而那个火车司机是特意从齐齐哈尔调去帮忙的。你们却用机关威胁那个司机,抢走了机车。’爸爸啊!女儿爱您!女儿想您!女儿懂您!喆(或‘吉吉’):叩”“他经常引用中国的一句常话:‘舵手必须顺水行舟,否则会有灭顶之灾。’爸爸啊!女儿爱您!女儿想您!女儿懂您!喆(或‘吉吉’):叩”

 

 

 

      第18栋原本是蒋介石及其夫人的居所,后来武汉大学的三任校长王世杰、王星拱和周鲠生先后入住过。然而根据亨利•基辛格的回忆录《白宫岁月》的描述:“他(周恩来)懂得政治家不能造时势,很喜欢引用中国的一句老话:‘舵手必须顺水行舟,否则会有灭顶之灾。’”推测,这里的“爸爸”指的应该是周恩来。而它旁边的第19栋才是周恩来故居,是谁弄错了,还是这里面有什么特殊的故事呢?而没有留下后代的中国前总理周恩来,又能否知晓后世的叩首祭拜?

 

       “珞珈山啊,过去就是一片坟场。” 住在东湖新村的赵阿姨边说着,边用手力所能及地往四周划着大圈。在1栋往山下走的石板路上,我们看到了这些破碎的墓碑,它们被铺成了路,上面的字迹依然清晰:光绪乙巳年 清例赠孺人故继配周门汪老孺人……“珞珈山啊,过去就是一片坟场。”老人的声音好像又响了起来。

 

 

 

梅园怪谈:不缺故事的地方 

 

      人们都说理学楼是除了老十八栋的第二鬼楼,却不知道珞珈山下的梅园才是一个真正不缺故事的地方。梅园的宿舍不多,分别为梅2、梅3、连在一起的梅4梅5和现在的国防生宿舍梅6,然而这个仅有4座宿舍的地方,却成了传说中“小事不断,大事不罕”的区域。

 

      2011年的一个早晨,住在梅六的物理学院学生黄同学发现走廊尽头的公共厕所里围了一圈人。“我过去问才知道,昨晚大概2点钟的时候,他听到了敲门声,迷迷糊糊准备去开门时突然一个激灵:寝室的人都在睡觉,谁会在这个时间敲门?虽然疑虑,依然仗着胆大打开了门。

 

      在开门的一瞬间,走廊的跑步声传来,他下意识去追,一直追到厕所。厕所的灯大亮,只有最里面一个小隔间的门是关着的。‘不用躲了,都看见你进去了。’没回应。‘你不出来我喊人了,我不抓你,你以后别再来了就行,出来吧’还是没回应。以为这是一个恶作剧的同学刚想推门,就看见门自己,毫无征兆地打开了,里面空空如也。”

 

      也许说到这里只能称为一个怪谈,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第二天清晨,故事里面的男生正在洗漱,刚走到厕所门口,‘啪’的一声,头顶天花板的一块瓷砖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20厘米,差20厘米就直接砸到他头上了。”

 

      在黄同学的记忆里,这样的“小事”还有很多:像在水房洗漱的时候,看见有一个小男孩坐在窗台上;几个人在一起聊天的时候,突然听到小孩子的笑声;晒在外面的衣服,第二天早上莫名其妙出现在了书桌上……

 

 

(图为梅园,图片来自网络)

 

      关于梅园,武汉大学青年发展咨询与服务中心在2013年的《新生武大攻略》中有这样的描述:“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1990年,那时梅园的女生楼是梅园5舍,后来女生都住到梅2了,就是因为在此前一年发生了一些事,梅5就不敢安排给女生住了。

 

      话说一个星期天的早上,一个男孩一早就来到梅5等女朋友,等了会正无聊四处打量之际,抬头只见3楼最中间的窗户边站着一个人,个子很高,过了一会再看,那高个子还在,这次注意到这女孩特别的高,高到快到窗户的上沿了,虽看不清她的脸,但是男孩心里陡生凉意,他惊叫起来……后来叫来人踢开那间寝室的门,把那个女孩放了下来,人已经冰凉了。

 

      这间寝室的人后来反映总睡不醒,早上或中午上课寝室全体迟到时有发生。终于到了新学期,91级新生到校,让空间物理系的男生住进去了,男生们又学的高科技,肯定什么都不怕。但是有一天晚上,同学甲正独自在寝室自习,冷不丁门推开来,伸进来一个头,原来是同班好友同学乙,却没继续进来,说了一句话,关上门走了,他说:‘哦。你女朋友在啊,那我等下再找你。’同学甲听得头发都竖起来了,马上一口气跑出楼,问乙为什么要吓人,乙莫名其妙,赌誓说见到一女生坐在他旁边。”

 

      黄同学同样讲述了这个故事,他还说,像这样的大事并非独例。“梅5还莫名其妙的遭遇了一次大火,在场的学生信誓旦旦的说看到火里面有人,但是最后火灭了清理火场的时候,除了几个人轻微烧伤以外,没有伤亡。”现在的梅5,是大火之后推倒重修的。

 

      梅园的学生流动比较频繁,很少有人能够在梅园住上一个完整的4年,这也导致了梅园的很多事情都没几个人知道。

 

 

蝶宫与理学楼:武大鬼楼

 

      如果说梅园的新宿舍还暴露在阳光下,那旧宿舍蝶宫就笼罩了不知多少层迷雾。

 

      蝶宫,曾经打武汉大学女学生宿舍,因俯视似蝶而得名。古朴的回旋式红木楼梯,无灯的楼道,破损的红漆木门,每每透过楼梯缓步台旁的矮窗向外看,总是有一种不知所处何处的感觉。

 

      相传蝶宫曾发生过一次严重火灾,始作俑者是“热得快”。在这场火灾中,有两人丧生,其后,入住这两个寝室的学生先后反映“寝室不正常”,直至后来学校放弃了这座宿舍楼,不再安排学生入住。这场火灾是否子虚乌有已经难以考证,但学校对很多大功率用电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严防死打“热得快”却是一个公认的事实。

 

(图片来自网络)

 

      传说中的武大第二鬼楼理学楼实际上并不缺乏人气。它矗立在接近樱花大道尽头的地方,是武大最古老的教学楼之一,至今仍在使用。它的内部构造十分复杂,楼梯的去向只有走了才知道,转个弯也许又出现一排教室,或是直接走到了楼外的平台,兜兜转转,很容易迷失方向。作为一个教学楼,理学楼的厕所却离教室很远,位置在地下,却又不在尽头,环境阴森,不见阳光,诡异非常。

 

      据说抗日战争时期,这个厕所还是日军的停尸房。还曾有同学在去厕所的时候遇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诸如自动冲水,门打不开,厕所剧烈晃动……难以枚举。“请记得,最好不要一个人去理学楼的厕所,特别是晚上。”这是一个来自大二学姐对学弟学妹的忠告,她曾多次去理学楼自习。

 

(图片来自网络)

 

      武大的传说还有很多,它们就像防空洞的白骨、东湖的浮尸一样骇人听闻,然而历史太久,禁忌太多,又往往真假难辨。想要揭开面纱的,往往看到更多的假面;而能一窥真容的,又业已流失在岁月里了……

 

相关链接:

《寻蝶宫:飞翔为蝶 落地为叶》

《十八栋——低吟在珞珈山上的十八音符》


责编:自强新闻中心 喻方晓


本文章系自强学堂网站版权所有,请勿在未通过授权的情况下转载或使用本文信息。
本文固定连接:/article/17351/
申请授权或探讨稿件合作事宜请联系:ziqiangnews@126.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