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最新 > 校园
樱花节浮世绘
发布时间:2015-04-04 点击:
自强新闻中心记者:黎诗韵 吕博文 雷璐灿 秦境阳

      樱花大道上的枝桠已经长出了绿叶,粉嫩的樱花瓣散落在树旁的土壤上,校园里的游人渐渐地变得稀疏。在这一年一度的樱花开放期间里,不同身份的人抱着不同的目的,却共同聚集在了樱花大道上。有赏樱的游人,有上课的学生,有维持秩序的志愿者……如今,樱花节已然远去,让我们一同回顾过去,静静地注视着从樱花大道远去的各类人群。

 

 

游客:每一朵樱花注视的对象

 

      在旁边远远地看着自校门到自强大道再往樱花大道的延伸区域,数以万计的游客通过各种方式从遍布校园内的多扇大门涌入其中,学生与游客,分流、合流,熙熙攘攘地拥挤在开满樱花的路上。

 

      他们中有在网上看到樱花已经开放就马上赶来的随性者;有像武大退休老教师旷奶奶那样后悔当初不觉稀罕没有好好观赏的校友;有携妻挈女、招朋引伴的好玩者;也有带着自己即将中高考的孩子沾染武大灵气为儿女早早标榜奋斗方向的家长;当然也有自远方而来组团旅行的虔诚者,其中的大多数来自广东、西安、郑州、石家庄。

 

      无论他们交谈、嬉笑、拍照、行走或坐下;无论他们赞叹、欣喜、叹气、烦躁或失望;无论他们粗鲁、野蛮、文明、礼貌或中立,他们都毫无悬念地成为每一朵樱花注视的对象,甚至取代它们成为樱花节真正的风景。

 

 

(图为飘扬在樱花树枝上的游客手迹)

 

      在浩浩荡荡的游客大军里,有时可以看到统一穿着校服的学生们。今年,湖北省咸宁市各小学联合起来,组织三到六年级的小学生进行一项名为“2015万达首届学生素质教育科技节”的活动。他们穿着黄绿色的校服一路叽叽喳喳穿过武大,看过樱花后,向着江汉路的电影乐园进发。

 

      据领头的老师介绍,这次与万达合作的活动每个小分队各有一个班主任老师和万达方面的导游负责带领。他们与湖滨食堂事先已经预订好,在将近11点左右进入并打统一的午餐。在去食堂的路上,老师让你推我搡的小学生们停下,对他们喊:“你们中午还想不想吃饭?”

 

      仅仅几分钟之后,他们就涌进食堂二楼,本来清净的食堂立刻热闹起来。一位在旁边就餐的本校大四女生表示:“年年如此,已经没感觉。”未到十二点,他们已经陆续吃完,唯一一个趴在桌上慢吞吞舀饭的小女生也被她的老师拉到队伍中站好。

 

      这时,湖滨食堂还没真正开始迎接它的顾客,而食堂阿姨在清理着满桌狼藉。十余分钟后,清扫完成,一切恢复了平日的景象。后勤人员在打饭的窗口一字排开去,地板桌面仍是锃亮。而此时走进的同学并不知道,就在刚才,一群小学生占领了这个食堂,一个穿黄绿色校服的小学生就坐在他现在的座位上。

 

 

(图为小学生占领湖滨食堂)

 

 

生意人:我们不只为赚钱

  

      今年借樱花节之机赚钱的人从校门口等热闹之处一直铺到一些没有樱花的地方。在保卫部的干涉与不干涉下,他们在各自的地盘谋划着自己的算盘。

 

      他们中有纯粹的小摊贩,年龄层覆盖小孩到老年,本外校学生和外人共同充当了这个角色,从传统的书签明信片手绘地图到热门的款式花环和自拍神器;从棉花糖樱花布丁糕点到小口琴和能飞的木制小鸟;从樱花手镯戒指到樱花小树苗……

 

 

(图为卖气球棒的商贩)

 

      作为批发商的武大13级考古学同学桂祎明热衷于做生意。他不认为这是不务正业,相反他想通过自己赚钱攒齐旅行路费。已经独自一人从满洲里乘车横跨俄罗斯到达摩尔曼斯克的他显得自由而明朗。

 

      他直言自己通过做生意和各种人打交道而日益饱满的世态历练,不久前他因在樱花大道将假币贩子擒拿在地而受到赞赏。而作为一个批发商,他笑着说:“有些(在他这拿货的)可以一天可以赚好几百,有些只有几十。后者要么就是自己心虚把价喊低,要么就是这不敢那不敢放不开手脚去做,畏畏缩缩。”

 

      他们中有懂特技的艺术工作者。从十几个能在八分钟之内画好一张人物头像速写并不断招徕顾客的西式画画师到以脚作画一言不发的中国画画师;从设计签名的老先生到传统面塑制作者“面人王虎”;从吉他献唱者到其他的表演者。

 

      艺名为“五千道”的画师来自杭州,热爱绘画自学成才的他中午12点左右才开始工作,“晚上睡得比较晚”。隔开同行联盟的他独自在一边摆出工具,“不太想和他们一样”。他的脖子上同样佩戴着“樱花节工作证”,这个能让他在樱花节进出校园免票的凭证以每个画师上交的一千元作为基础。“只有十五天,越来越难了。”他的左耳很背,以至于几乎不知道左边有人在对他说话。他翻开手机里的一张女生图片开始描摹作为练手,“果然没感觉。”他说。

 

 

(图为夜色降临后仍替人作画的画师)

 

      他们中有角色扮演的行为艺术者。你肯定看见过“孙悟空”打伞躲雨,肯定见过“猪八戒”一手拿耙一手从兜里找零钱,你也肯定见过浑身金黄的“铜人”拿着扇子摆着各种造型,一动不动就像真的雕塑。

 

 

(图为“孙悟空”打伞)

 

      来自湖北麻城的“铜人”周忠厚为了招呼记者生意也不做,站到一边活脱地做着讲述。他与周边的小贩关系很好,一直在互相揶揄。高大稍瘦的他,满脸涂着金黄的颜料,这使人只能通过他脸型的轮廓猜测他原本的相貌,而看不出他已年近半百。身份证上显示1969年出生的他,喜欢作为铜人的工作。

 

     当记者问及他晚上的住宿情况时,他说自己从樱花节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学校。他指着停在旁边的一辆红色小甲壳车说:“我就睡这里面。”车看起来脏而旧,他的摊贩朋友开始好玩似的抠后车盖的材料,“你看,缺了几块。”他打开车门,里面的空间狭窄而乱,一只自制的床几乎占了全部的位置,锅和桶放在驾驶座上。“挺好的,晚上开空调,不冷。”

 

     他极力撇清自己和其他的铜人的关联,“他们都是为了赚钱,不是因为喜欢。”他对与他合影完之后问价钱的游客说:“你说多少就多少吧,少给也行,多给也行,不给也行。”最终游客给了10元。他抖抖口袋拿出一叠钱,数了数笑着说:“今天只有96。”接着他打开车门,拿出几份发黄的报纸给游客,“你看,很多报纸上都有我。百度上也有我。”

 

 

(图为铜人周忠厚)

 


学生:他们在吐槽,他们在思考

 

      最近一部名为《呵呵哒的樱花季》的视频在朋友圈疯狂转载,这个由武大电视台老师学生联合制作献礼樱花季的神吐槽视频在优酷网上上传仅两天就获得三万七千多点击量。

 

      有意思的话题,刷了三四天,把稿子刷出来了。视频只有八分钟,所以剪辑比较快,两天就做完了。

 

     谈及制作初衷,后期剪辑14级新闻院的刁慧琳认为:“这是一个小小的调侃。一方面很为学校美景受到大家喜欢和认可而自豪和高兴,挺想宣传的。所以视频有各种展现樱花、樱花节很美的镜头或对白。但另一方面又是生活节奏被打乱的不习惯。各种卖“爆款花环”“手绘地图的大妈在上学途中堵住你就像拦截攻击,总是感觉不那么好嘛。有一种无奈感在里面。”

 

      回忆起制作过程时,被老师看中的“比较逗比”的段子手,13级文学院的王智晨说:“一开始想好了台词,就会想哪部电视剧哪个人物会比较合适。拆一集,这集不行就下一集。或者百度一下,比如甄嬛在哪一集哭了,唐僧在哪一集怎么了。有时是先想好视频再想段子,有时是先想段子再想视频。还是挺麻烦的。”

 

      在做完 “正经的”宣传片《珞珈樱时》后,她们决定尝试这个视频。“当时准备明年推,(今年)没弄出来就拉倒。”王智晨说。在echo也就是“回声”这个网站上,她无意中听到刘欢的《好汉歌》, 顺着节奏把“武大樱花有名头”等歌词随口了哼出来,作为片尾曲。

 

      “播音很棒。有几次播音已经录好了,回去一合视频或伴奏合不上又叫人回来重录。一开始录配音的时候录得太小声,以至于后来剪配音的时候看不到波形,找得很郁闷。有些视频素材和音频很难对接,设定角色说的话和其原本在说的话差距太大,一些做好的部分就没法用了。”负责播音的沈阅说。

 

      王智晨认为一切其实没有太难,没有刷过夜和翘过课,还有以前的台长帮忙。“同学可能会比较喜欢看这种吧,关注度会比较高。”逗大家开心,用揶揄的方式表达同学的普遍感受,这也许是这部视频的主题。

 

      她让室友帮着想视频的名字,室友想不出来就回了一句:“呵呵哒”。然后她说,行吧,就叫《呵呵哒的樱花季》。

 

 

老师:诗、情怀,理性

 

      “半是樱花半是云,半山飞雪上枝匀。半看春色半行人。

      春到人间方一半,人来花下尽天真。半边月上夜时分。”

                                                ——《浣溪沙  赏樱》

 

      这是王新才老师自认为写得最欢快的与樱花相关的诗词。现为武汉大学图书馆馆长的他,执迷于诗词创作,博客与空间里存储着很多他创作的古典诗词。每年樱花盛开,他总是会写一两首与此相关的诗词。“写诗十余年,直接间接二三十首肯定是有的,然而每首的情感却不尽相同。”他说。

 

      “一阵风来一阵差,一场雨落一身痂。天涯历遍平生恨,最恨消魂在珞珈。”这首《鹧鸪天  落樱》是苦闷;“总念如斯烂漫春,半山轻抹彩横巾。平生得意思难忘,曾是雪樱花下人。”这首《樱开时节致珞珈学人》是勉励;“冬樱才谢早樱娇,虬枝横绝山腰。彤云遮却月儿高,烟火凌霄。”这首《画堂春 乙未上元》是赞叹;“春回山讶嫩,樱发雪惊浮。直欲牵妻女,一从是舒眼眸。”则流露出些许他对春天的欣喜。

 

      3月23日早八时许,天阴欲雨。由于深圳友人来访,他因而与他们在校园赏樱,写下这首《水调歌头》:“堪叹维摩病体,结习兼之未尽,不二问毗耶。最恨眼前树,不是那年花。“借以感叹时间韶华之逝。


  谈到樱花节,他也有自己的看法。“樱花一开,太闹。各种活动都无法正常开展。我建议在樱花节间学生社团各组织些笔会、诗会、读书沙龙之类的。但因为太闹,可能办不好。”他说。提及樱园游客过多是否有碍观赏时他释然道:“这种情感实在不是诗人宜有的情感,诗人之情感关乎家国。”

 

      与此同时,李德仁院士也携众生赏樱,赏花有感,赋诗一首。“春风送暖沁武大,八方游人涌珞珈。一年一度花开时,满园桃李衬樱花。” 既实指珞珈校园春来百花争艳的盛况,也暗含院士对校园里莘莘学子的欣赏、期冀之情。

 

(图为李德仁院士与学生的合影)

 

      同样是诗,浪淘石文学社的一位负责老师向去年樱花诗赛获奖者征集了《樱花,樱花 (外7首)》并放在武大新闻网上。“小园昨日雨不休,珞珈一夜愁白头。不是人间空来雪,樱花万里满山丘。”文学社社长赵继涛有感于一夜雨后,樱花全开的场景。而倾城诗社副社长梁书涵则更注重借物寓情,他在半天的时间里,速写了一首《雨后初霁》借以抒发内心的苦恼纠缠。“苦求不觅唯脱发,知我惘迷亦无涯。樱树犹沾昨夜雨,行人安索明日花?”

 

      而作为珞珈特聘教授的孙来斌老师则在指出樱花节带来的一些“跟外面交流学术上的交流不方便”的问题之后仍对樱花节持认可态度。他认为如果大家都知道武大樱花,那么它以后也许能享誉全球。同时他给出自己的建议:“可以把武大一些传统的文化向社会介绍推广,列出人文馆、校史展、哲学讲座等清单。樱花节以樱花为载体,却不能光看樱花,人们不要只是集中在樱花大道,很多人还能在其他地方去欣赏学习,这样就可以使人流分散到各个场地。”

 

 

志愿者:我们是一道风景

 

      他们从上午七点半执勤到下午五点半,樱花大道,樱顶,西门都可以见到他们的身影;

 

      他们手举提示牌,以固定距离分散在游客经过的地方;

 

      他们负责的工作包括:樱顶——制止游客攀爬栏杆,制止过多人群聚集在围栏旁边,劝阻兜售商贩,疏导人群秩序,提醒游客上下行通道的区别,及时疏通过道人群。樱花大道——疏导路口人群车辆保证楼梯口的开放有序,劝阻在值岗周边摆摊的商贩。西门——疏导大门周围车辆,协助保卫部防止游客逃票,防止游客翻越围墙。

 

      他们被称作“小红帽”,他们是樱花节志愿者。

 

      “报名的有七八百人。刚开始时大家热情都好高,因为花快谢了,玩的人也少了,现在志愿者也不多了,总有缺岗。其中有些志愿者不太负责,有些却做的非常投入,十分有正义感,有时下午下班了依然不愿意走。”总队队员张浩说。

 

      总队(武汉大学勤工助学服务总队)成立于2004年6月,由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学生助理组成,是一支旨在协助学生资助管理中心服务在校学生尤其是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校级团队。它自成立之初一直保持着20人的规模,但每一届,它都由一群来自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年轻人组合而成。

 

      今天樱花大道上的志愿者樱花季勤工助学活动也是总队常规性工作之一。张浩认为在总队很锻炼能力:“在办公室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电脑,要处理各种文件,接待来访的同学。而且每晚都要短信通知,看谁第二天来谁不来,然后再弄排班表,排班表每天都会更新。我们也有岗前培训和定期查岗。和普通的志愿者是一样的标准(酬劳),但事更多。”他说。

 

      工学部安保巡逻负责人张建配回忆起樱花季的志愿工作,说到自己对一对新疆的兄弟有过比较好的印象。在志愿者的安保工作巡逻qq群里,有十五个左右的新疆同学。“很多新疆朋友很热心。在樱花节期间,不管刮风下雨,每天都很早来,很多还是医学部的,对待工作勤勤恳恳,认认真真。”

 

 

(图为志愿者们的合影)

 

 

服务者:我们辛苦而无奈

 

      庞大的人流依赖庞大的服务机构。检票人员、司机、食堂阿姨、清洁工,你也许想象不到他们的辛苦。

 

      八点到十二点,十二点半到5点半 ,这是负责守校门的同学的工作时间,来自武汉大学青发、大创、校会、青协、社联五个校级组织的学生组成的志愿者承担了售票期间的主要守门工作。校会负责正门的守护工作,每个部门轮一天班,部委们由副部带着,随时准备与乱入者进行思想上言语上的斗智斗勇。  

 

      有些课业繁重的副部带着书在背靠检票围栏的桌子上自习,两边游客进进出出,嘈杂的人声与时不时出现的争吵并不能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您好,请出示证件。”

      “我没有带”

      “请背一下学号”

      “20123026500XX”

      “你是什么院?”

      “呃,,,水院吧。”

      “我就是水院,水院编号是3015!”——另一位验票同学

      “呃,我是,,转专业的!”

      “水院对面是文理学部几食堂?”

      “呃,二食堂”

      “对不起,售票处在那边。”

 

      这段对话不是出自网络段子的臆想与调侃,它就是每天真实发生在检票口的故事,假证、假票、家属带人、借本校学生学生证……施谎者与揭穿者乐此不疲。他们接受副部们的经验传授,又在实战中一点点突破可能的教训与总结。

 

      除了认理自亏的欺骗者,也有胡搅蛮缠抑或气势汹汹的强闯者。为此检验者们不得不组成人墙,以防人流突然涌入的浑水摸鱼。

 

      他们见到过坐在他们脚边的放行通道上耍赖的被揭穿的阿姨;见过刚被放行的在校居民和她的“女儿”在他们身后交易,然后分道扬镳;见过对他们满脸嫌弃和不耐烦的真正的在校学生。在一个自称在武大内银行工作的男子被拦下,诉诸保卫部未果而选择推开他们直冲进门之后,一个守门学生对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口。

 

      “还是要注意礼仪素质, 对于蛮横无理的人也不必太过较真啦,还是需要保持和善可亲的态度,这就是代表着学校形象的时候吧”负责守门的校会同学金玲慧说。

 

      涌进的大部分游客在临近饭点选择就近的食堂就餐,然而武大本部的食堂中仅梅园、桂园和珞珈面馆对外开放,接受用钱买票。无论是早上六七点还是晚上九十点,你都能看到珞珈面馆开门亮灯,窗口里的阿姨每见一个人就念一遍菜单,“同学,你要什么?”再以飞快的速度敲打出金额。“职工都住工学部茶港那边的宿舍,比较远,中午几乎没人回去,也不休息。”面馆大堂经理张女士说,“一天就睡三四个小时,早上四点就来了。而做包子的师傅则通宵不睡。”她补充道。

 

 

           (图为将近中午11点就餐高峰未到趴着休息的食堂阿姨)

 

      樱花节,戴着一顶绘着樱花小草帽的环卫工谢阿姨从早上五点,一直工作到晚上八九点。平时的她,只用工作大概八个小时。加班工作的她小心翼翼地说:“总是会有一点点补贴的。”在问及有没有像游客一样好好观赏一下樱花时,她摇了摇头:“这现在的卫生,你也看的到,不是一个两个人,这么多人素质都是不一样的。忙起来根本没有时间。”

 

(图为深夜仍在倾倒垃圾的清洁工)

 

 责编:自强新闻中心 喻方晓

 

 

 

 


本文章系自强学堂网站版权所有,请勿在未通过授权的情况下转载或使用本文信息。
本文固定连接:/article/17409/
申请授权或探讨稿件合作事宜请联系:ziqiangnews@126.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