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深度 > 深度
【特写】他们即我们:跨性别者的悲与喜
发布时间:2016-01-23 点击:
自强新闻中心记者:秦爽 喻方晓 董金茹 李梓琪 吴磊

       波波把长发一点一点地塞进了灰色的针织帽里,她又谨慎地捋了捋漏出来的头发丝,尽量不让别人发现她留了长发。最后她戴上了一面蓝色的口罩,对着镜子望了望自己的样子,看起来像个“男人”,而且还有点神秘感。


       波波的微信头像是一个美艳秀气的女子,她也经常会在朋友圈中分享一些自己的美照。为了能让在微信上联系她的记者们认出她来,她预先提醒过她会以男装的样子出现。


       波波便是一位典型的跨性别者,她不完全认同自己男性的生理性别,更想做个女人。在家里时为了尊重家人,她会以男装的样子出现。然而当波波站上夜店的舞台时,她会穿上美艳的装束,散开飘逸的秀发,尽情地释放自己。


       跨性别者,英文名Transgender,是指那些不认为自己的性别与他们出生时基于生殖器官而被决定的性别表现为一致的人,包括变性者、变装者等。


       华中师范大学的性学家彭晓辉教授区分了三种性别:“第一是生物学性别,也叫生理性别,第二就是心理性别,心理性别就是是否认同自己是男的或女的一种认同状态,第三是社会性别,社会性别是按照社会约定俗成的男孩该如何作为女孩该如何作为的一种行为举止。”而跨性别者就是罕见的三个性别不一致的人。“这是一种正常状态”彭晓辉强调了跨性别者是和我们一样的正常人。


       跨性别者虽然在数量上处于少数,而且会经常因为误解背负着来自社会的污名。但是随着金星等名人的出现,人们也渐渐地开始了解他们。

 

 

(▲金星,1967年出生于辽宁沈阳,原性别男,1995年接受变性手术,2005年与德国人汉斯结婚,后收养了三个孩子。中国舞蹈家、脱口秀主持人)

 


我就是我


       80年代初期,男儿身的波波出生在了湖北的一个农村家庭里。她回忆自己从小就有些娘娘腔,像女孩子。“我就是顺着自己的意愿,我喜欢这样,就慢慢走,才走到这样的。”

       青春期是一个人身心逐渐发育成熟的时期,当时的波波辍学后跟着父母到武汉。她在一个一个餐馆里打工,“我晚上下班的时候,又不知道化妆又不知道干嘛,就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很羡慕。不喜欢,但是很羡慕。哇,我要是这个女孩子多好啊,也好看,穿漂亮的衣服,漂亮的鞋子。当时的我不知道有可能发生变成现实的一天。”

 

        98年,波波认识了一个同性恋圈子里的一个人,“99年他在广东顺德跳舞,我去东莞看他,他就跟我说:‘波波,你想不想跳舞啊。’他说我们这里刚好缺一个跳舞的。”就这样,跳舞这个职业一直伴随波波16年直到今天。

 

       用波波自己的话说,她是在同性恋的圈子里“打了一些圈圈”才跳到跨性别者的圈子里。

 

       其实,很多跨性别者是不喜欢同性恋这个群体的。“我们这两个圈子的话水火不容,我们看不起他们,他们看不起我们。”武汉另一位跨性别者琳琳毫不掩饰对于同性恋的排斥。

 

       谈到跨性别者,很多人可能会想到人妖、变性人等通过某种手段改变了自己的生理性别的一类人,但其实并不是所有跨性别者都希望变性。华中师范大学的性学家彭晓辉教授介绍道:“跨性别者是部分不认可自己的生物学性别,但他并不认为自己的生物学性别一定要改变。”

 

       波波便没有变性的打算。但是她却会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女人一些,去做隆胸手术。2006年波波拿着从妈妈那里要来的4500元钱在武汉一家医院做了隆胸手术,她坦承这之后更容易赚钱了。

 

       与男装打扮的波波不同,琳琳面见记者时穿着女装,她的黄色长发、黑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靴格外显眼。

 

       虽然外表很难看出破绽,但琳琳低沉的嗓音证明了她的男儿身。对于自己的嗓音,琳琳表示并不在乎,他对那些故意模仿女人的跨性别者嗤之以鼻。“人什么东西都要表现的自然。自然的意思就是你从内心熬出来的东西。就比如你们女孩子怎么会无缘无故拿个东西这样。”琳琳比了一个兰花指的手势。

 

       尽管琳琳目前也没有变性,但她有打算在16年年底或17年的时候去泰国做变性手术。

 

       “喂。”琳琳接了一个电话,她刻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尖细了一些。

 

 

(▲琳琳发在朋友圈中的自拍)

 


“对不起父母”

 

       波波是家中的长子,家中还有一个弟弟。而琳琳是来自新疆的哈萨克族人,家中同样有哥哥姐姐和弟弟,与许多独生子女相比,她们选择“做自己”时来自家庭的压力会小一些。

 

       “家人都没有说去干涉,都是顺其自然,他们也没有拿他们的思想去改变我,我也没有说要他们接受,没有说改变他们。”虽然波波轻描淡写地讲述了向家人坦白的过程,但她不断的做一些大幅度肢体动作,甚至一度几乎从椅子上站起来。

 

       “我这样子就是唯一对不起父母,所以说你们不管怎么样玩,没有我们这种天生的想法的话,还是要规规矩矩的。”波波说。她在2006年隆胸时花费的4500元对于当时的一个农民工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

 

       这也是波波在家中会采用男装打扮的原因。“因为我在我家里,你浓妆艳抹妖里妖气的在家里走,家人怎么抬得起头。我走在街上被看到,人家都会去议论。打不死人,但是有些话会伤死人的。”

 

       在山东一所大学读大四的云云也是一位跨性别者,她曾经是家中的独子,现在已经通过在泰国的手术改变了自己的生理性别。然而她的经历却并没有波波那样顺利。

 

       云云高中时跟父母说了自己是跨性别者后,在三个月内她被带去看了两、三次心理医生并接受治疗。

 

       “过去的成长经历我只能说很糟糕,好几次因此差点死掉,外加各种心理后遗症。”云云说。直到去年年底,云云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终于说服父母同意她去做变性手术。

 

       “我觉得自己去会比较合适一些吧。”云云拒绝了父母陪同的要求,但这次去泰国仅手术费就花费了8000多美元,这些钱来自于她的父母。

 

 

(▲孙静雅,原名罗月,原性别男,2010年5月底赴泰国曼谷变性,2015年10月因涉嫌组织介绍卖淫罪被批准逮捕)

 


“我这样怎么谈恋爱”


       从2002年开始,波波和一个男人谈了一场三年的恋爱,他们像男女朋友一样生活在一起。为了养活波波,那个男人还曾偷来自己爸爸的戒指去典当,然而最终他却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

 

       “我这样怎么谈恋爱。”提起爱情,琳琳更多的是无奈,对她来说,勉强算得上是恋爱的那段感情里他遇到的是一个渣男。

 

       有时,波波和琳琳对于同性恋的排斥正是由于一些男同性恋把跨性别者当做男人去喜欢。“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你可以接受他在生活上的一些小节,但绝对不会包容他超过男人喜欢女人的界限。”波波说。

 

       性取向为异性恋的跨性别者爱的是与他们心理性别不同的人,而性取向为同性恋的非跨性别者爱的是与他们生理性别相同的人,两者之间的差别和千丝万缕的联系造成了许多误会。

 

 

(▲为保障跨性别者的合法权益,美国多地高校已经专门设立了“中性厕所”。去年4月,白宫宣布也会设置“中性厕所”。)

 


现在和未来

 

       “我没有很大的抱负,我也没有很大的希望。”波波对未来没有特别明确的打算。“我们都很顺其自然的过好每一天,到了明天天塌下来再说。”波波说。

 

       彭晓辉告诉我们,跨性别者在社会中是受到一定歧视的,因为我们把大部分人的规范当做正常。由于这种歧视,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大多比较特殊。

 

       波波在跳舞之余会去做一种“兼职”,琳琳也会去做“兼职”。和各种各样的男人打交道已经成为了她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和波波不同的是,琳琳有正式稳定的工作。她经朋友介绍,现在在一家商店卖彩妆。“我跟任何人接触的时候别人都很少有人知道的真实身份,”琳琳说自己并没有感到很多来自外界的压力,“但是我找工作的话都是去认识的朋友那里的,不认识的人都不去的。”

 

       与波波和琳琳相比,云云走得更远。今年7月底完成变性手术的她在拿到户籍信息变更申请书、国内三甲医院的妇科证明、手术医院的医学证明后成功把自己身份信息中性别改为女性。

 

       “现在好歹是有女性法律身份和一小部分生理外观了,其他的还在努力中。”云云对自己的现状还是挺满意的。当谈到未来,云云的态度同样是走一步看一步,“将来呢,谈恋爱结婚感觉好遥远,所以就不抱太大期望了。”云云说。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看别人的眼色。你自身能力和心理强大了,别人也奈何不了你。你活着是为自己活着,也不是为别人活着。”彭晓辉给出了他对跨性别者的建议。

 

       目前彭晓辉教授正致力于通过知识的传授、心理的辅导来劝解有变性想法者慎重考虑,但这是出于对他们心理和生理健康的考虑而不是向歧视妥协,因为“没有什么他们和我们,他们和我们一样。”彭晓辉说。

 

 

(▲跨性别骄傲旗帜)



                                                                                                             责编:自强新闻中心 黎诗韵

                                                                                                              张童、李思融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章系自强学堂网站版权所有,请勿在未通过授权的情况下转载或使用本文信息。
本文固定连接:/article/17671/
申请授权或探讨稿件合作事宜请联系:ziqiangnews@126.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