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最新 > 视点
观察 | 生死小黄车
发布时间:2016-06-02 点击:
记者:自强新闻中心 李梓琪 张宁健 罗予欣 葛帆

       7:30am,等校车赶早课的同学已经在湖滨停靠点排起了长队。与他们的推推搡搡对比鲜明, “有了小黄车,就不用挤校车了啊。”经管院的孟同学笑着骑上了一辆黄色自行车。

 

       一个月前,数辆黄色的自行车“结伙”进驻武大,散落在校园各处。这些被戏称为“小黄车”的黄色自行车,全名为“ofo共享单车”,源于北大毕业生的一个创业项目。一个月里,小黄车在武大学子中引发极大争议,却又渐渐地走进了武大人的日常生活。它们的出现在为学生提供便利的同时,又给校方带来一定程度上的管理困难。“未来我们还能否在校园中看见并使用它”成为日前武大人极为关注的一个话题。

 

 

校园公共自行车的“前世今生”

 

       虽说校园公共自行车崭露头角才不到一年,但类似项目其实早在2011年就已经存在了。

 

       2011年,安徽大学推出免费小黄车项目。但不到一年时间,这些免费小黄车就已不见踪影。负责看护地下室里几百辆崭新的、却不再投入使用的小黄车的孔师傅说:“后期的维护成本太高了,每个车胎都要近30块钱。”高昂的维护成本加上刻意的人为损坏让安徽大学校方难以继续实施该项目。

 

       2014年,四川大学校团委协同学工部从废旧自行车中筛选出300辆质量较好的车进行维修,并统一涂上红色,成为“川大红”共享自行车,供江安校区的同学们使用。这一措施给川大同学们带来了方便,但也同样存在车辆损坏率高、停放混乱、学生对使用规范缺乏了解等问题。

 

       哈尔滨工业大学在2015年推出“校园单车”租车活动。学校与广州的一家企业合作,提供了50台自行车供同学们租用,其收费模式体现了鲜明的“面向同学”的特点:本校学生凭学生证,只收取200元押金,租车一小时以内免费,过了一小时后,每半天30元,每一天40元,长期租的话,一学期收取500元。

 

       而目前风靡北京和武汉的“ofo小黄车”,来源于三个北大毕业生2015年发起的的创业项目——ofo bicycle共享单车平台(简称ofo平台)。目前平台已覆盖北大、人大、农大、地大、北航、北语等北京高校,共拥有超过5000辆单车,高峰时期每天约有2万人使用。

 

 

(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上半年,ofo平台先后入驻湖北大学、武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华中农业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等5所武汉高校。小黄车在武汉北京两地采用一致的收费制度:基础计费标准为骑行1分钟1分钱、1公里4分钱,叠加计算。例如:使用小黄车10分钟,骑行一公里。按时间收费10分钱,按公里收费4分钱,叠加收费共计14分。

 

       据了解,在平台投放在武汉高校的首批小黄车(共计2400辆)中,2000辆是投放的新车,400辆是经改造的学生闲置车辆。这在一定程度上切实减少了校园自行车增量,同时也部分消化了校园自行车的存量。

 

 

“跑偏了”的小黄车

 

       小黄车共享的初衷是发展共享经济理念,方便同学们的生活。从校园中并不鲜见的小黄车骑行掠影可以看出,小黄车受到武大同学的广泛欢迎。据悉,小黄车面向学生的收费标准和时不时推出的分享红包,使其使用花销低廉,而即用即停的使用规则也是促成其广受欢迎的重要原因。在新闻院的董同学看来,小黄车的确带来了方便。“有的时候需要跨学部去上课,赶时间来不及等校车,身边有小黄车直接骑过去就很省事。”

 

       5月16日,武汉大学保卫部委托校生活权益部面向全校同学发起关于小黄车的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68.8%的学生支持小黄车进入武大校园,85.3%的学生希望规范使用小黄车。

 

       提到“规范使用”这一绝大多数同学的愿望,就不得不提到——在创造便捷的同时,小黄车在运营过程中存在的不少问题:ofo平台北京交通大学负责人在北交大论坛上贴出了学生试用小黄车后的反馈意见:包括小黄车数量过少、小黄车停放位置过于偏僻等;北师大的同学则反映,不少人将小黄车骑出校外却再也没有骑回来,甚至有上私锁的现象。北航沙河校区的ofo运营方为了解决小黄车上私锁的问题,还特地准备了液压钳。

 

 

(北航出现的恶意损坏遮挡车牌的情况)

 

       除了北京高校的同学反映的一些问题之外,武大小黄车也面临着一些问题:停放的小黄车的密码都没有复位,有车辆被顺走隐患;个别同学将小黄车搬上寝室楼,变相“占为己有”;校外出现明显不符合平台认证要求的人群骑着小黄车。而小黄车采用的非动态密码,成了一些占小便宜的同学的突破口。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同学告诉记者,为了减少用车的费用,自己在获取密码之后会立马选择结束用车,然后用已知的固定密码继续用车。

 

       故意破坏小黄车的行为在北京和武汉的高校内也是屡见不鲜。在武大校园内,有同学发现不少小黄车已经遭到了损坏——坐垫损坏,脚踏、曲柄脱落,刹车线被车坏,车胎没气等现象均有发生。这其中有小黄车本身质量问题所导致的损坏,但已经被损坏的车辆,非但不能得到及时维修,往往还会在下一次使用过程中被进一步损坏。信息学部的陈同学向记者抱怨:“虽然信部宿舍楼下停的车很多,但是搜一辆坏一辆,没几辆是可以用的”。

 

 

(武大桂园附近脚踏损坏的小黄车)



小黄车“去”or“留”

 

       4月末,ofo平台方面在没有得到校方相关部门的同意下,擅自分期分批地引入“体验版”小黄车,并且在信息学部进行了相应的宣传,短时间内收获了众多学生粉甚至是游客粉。一段时间内,武大校园内小黄车的数量有增无减。

 

       4月27日,保卫部三分部采取行动,没收信息学部三十余辆小黄车,并声明不允许大规模摆放小黄车。校方和ofo平台方面陷入协商僵局。

 

       当被问及小黄车不经学校同意便擅自进入校园的问题,ofo共享计划的武汉地区总负责人纪拓告诉记者:“我们在进入学校之前,与各个部门全部交涉过了,但是所有部门领导都表示这是一个好项目,但没有人愿意牵头做。我们跟学校交涉了半个月,他们不否认也不肯定”。

 

       负责人认为,互联网公司的发展时间压力极大,来不及等学校去正式审批,便决定投放体验项目。“我们不需要学校方面做任何事,所以我们想何不让大家感觉一下?确实一下就火了,大家非常喜欢。”而当谈及下一步的计划时,纪拓有些无奈“学校如果不点头,我们不可能大量投入小黄车。” 

 

       而另一方,据武汉大学保卫部总部吴有云主任介绍,的确早在4月初,北京ofo方面某家公司的负责人就曾来到保卫部申请摆放场地,表示希望得到校方允许大规模引进小黄车。考虑到引入小黄车本质上属于商家进入校园的行为,涉及到商业网点管理及校园综合整治等系列问题,其审批权实归于后勤保障部校园管理中心,起初保卫部方面并没有同意。

 

       但在了解到学生对体验版小黄车的欢迎后,校方决定采取行动,争取对小黄车作出合理规范。5月16日,保卫部委托校学生会生活权益部对武大全体在校学生发起问卷调查,了解广大学生对小黄车的态度与意见。5月19日,生活权益部在第八期“校领导接待学生日”上提出“规范管理OFO公共自行车问题”的提案,相关部门对此进行了讨论。

 

 

(校学生会向广大同学发起调查)

   

       吴主任认为,小黄车进入校园有利有弊。

 

       方便学生出行、防盗、收费相对低廉都是小黄车积极的一方面。然而最让吴主任担心的还是小黄车的安全问题:“武大的地理环境比较特殊,坡多路窄,而且外来车辆比较多。骑行时稍有不慎,或是因维修不及时导致突发刹车失灵等机械故障,就很容易造成冲坡等意外伤害。”

 

       对于小黄车安全方面的质疑,纪拓则给出了这样的回应:“关于安全问题,我们派专职和专业的维修人员流动维修,比如在武大,现在的小黄车可能就一百来辆,我们配了三个修车师傅,保证小黄车的随时可用性和安全性。”

 

       “我们已经与跟保险公司建立了合作,如果是自行车本身的机械故障导致了危险,我们负全责。”纪拓这样说道。

   

       车辆摆放问题是吴主任顾虑的另一方面。通过与其他高校的相关负责人交流发现,武大在自行车管理方面相对薄弱,停车不规范导致通行受阻的现象一直存在,而小黄车的驻入极有可能加剧这一现状。针对这一问题,吴主任表示:“一方面,校方目前还没有同意小黄车进驻,商家也没有引入专业团队进行规范管理;另一方面,学生没有养成规范停车的习惯,四处乱停、堵塞人行道的现象时有发生”。“问题的关键其实在于学生们应当自觉规范停车,整洁有序,自觉维护校园环境。”吴主任也对问题的妥善解决提出了希望。

 

       “第一我们可以倡导,第二我们对修车师傅都有规定,只要他们看到小黄车乱停,就把它挪一挪,尽量做到规范。”对于小黄车乱停放的问题,纪拓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针对不少同学反映的小黄车的收费机制问题,ofo方面表示他们正在积极研发新机制,目前北京设有一个专门研究智能硬件的办公室,第一版智能锁已经开始批量生产了。今后,手机将会通过蓝牙的形式与智能锁相连,手机端确认结束使用时,车就会自动锁上。并且新的智能锁将配备定位功能,计费将更加准确。

 

       从4月25日起,校保卫部开始对校园“僵尸车”进行清理整顿,目前清理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其中,信息学部和文理学部各清理出约700-800台僵尸车,医学部与工学部各清理出300台左右僵尸车。这些僵尸车目前仍处于集中公示的认领阶段,该阶段将持续到6月10日再进行统一处理,到时会将可以回收利用的车维修后送给学生,不能维修的将直接报废处理。对此,ofo共享平台方面提出可以把有价值的僵尸车改造成小黄车使用,帮助学校处理僵尸车,更好地解决资源浪费这一问题。

 

       “僵尸车长期停放占用公共资源,小黄车进入学校后学生不用再买自行车,减少了自行车的增量。如果能实现合理运作,将来对校园自行车的规范管理也能起到较大作用。”吴主任认为这也不失为一个新思路。

 

       对于小黄车去留武大的问题,吴主任称,“目前保卫部方面还没有同意小黄车进入校园,也没有采取过激行为。但是现在发现学生似乎都很欢迎小黄车,所以我们目前还处于观望阶段,最终会观察到六七月份,届时处理措施将视具体情况而定”。

 

 

编辑:自强新闻中心  胡艺铭


本文章系自强学堂网站版权所有,请勿在未通过授权的情况下转载或使用本文信息。
本文固定连接:/article/17741/
申请授权或探讨稿件合作事宜请联系:ziqiangnews@126.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