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最新 > 视点
关注 | 学生会和那些选择退出的人
发布时间:2016-06-23 点击:
自强新闻中心记者:桑珊珊 吴磊 董金茹

       学期一结束,韦希文便找到了他的部长,表达了希望退出部门的想法。

 

       这个就读于河南某高校的大二男生也曾有过在学生组织里大展身手的愿望,在那个热火朝天的新生入学季,他满怀信心的参加了许多次招新面试,并最终加入了院团委组织部。

 

       然而事情似乎并没有他想的他那么简单,面试时说的期待与愿望仿佛只能停留在嘴上。任期内,一系列在他看来无聊而琐碎的事消磨了他对这个学生组织兴趣,从一开始的期待到后来的怀疑甚至失望,他花了一个学期的时间。

       

       学生会,一个在很多人心中觉得可以锻炼自己,培养自己的地方,似乎也在越来越让人感到不解和迷茫。

 

 

流于形式的“工作”


       在一开始的日子里,韦希文其实很享受在学生会的生活。

 

       由于有一群伙伴经常聚到一起做事,大家也都比较玩得开,感情就慢慢热络了起来,从新鲜陌生到驾轻就熟,学生会在适应大学生活这方面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但渐渐地,他发现自己的工作陷入了一种无意义的检查与被检查之中。

 

       按照工作要求,韦希文所在的组织部要例行检查学校小广告的乱张贴情况。“然而我也不明白这个和组织部有什么关系。”他说。

 

       除此之外,他们还要接受校组织部一月一次的检查,检查内容是站队列。如果队列站的不好,所在院的组织部会被扣分,分数最低的几个院会被点名批评。

 

       这一系列的事情越来越让他觉得工作无聊,没价值。“准确来说觉得干不干对自己没任何影响。” 在他看来,这个组织只是为做事而做事,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而后来发生在学校食堂门口的一件事,更让他开始重新认识这个学生组织。

 

       一个中午,校组织部要求大一的部委在食堂门口的小广场站成两队,大二的成员站在中间。他们让部委们大声地自我介绍,说出自己的优缺点,并声称这是为了锻炼新人。

 

       “其实从旁边经过的人都觉得特别傻逼”韦希文说:“像看戏一样。”但据他所知,在场的新生都按要求做了。

 

       对于这些荒谬的事情,韦希文现在想起来还会觉得可笑。

 

       类似的,曾在院会人力资源部工作的吴林也表示学生会的很多工作其实都是在走形式,比如在进行人员考评的时候一定要大家的意见。在他看来,由于并不是每个人都对参评人有了解,这个环节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但按照流程还是必须要这样做。

 

       “不得不走形式。”他无奈地说。

 

 

心照不宣的“规矩”


       吴静春加入的是院团委的双学部,主要负责党校活动的相关事宜。

 

       她们部门有着自己的规矩。比如,新进人员见到学姐学长必须打招呼,否则会被告到自己部长跟前;部门聚会要先给团委副书记敬酒,之后敬其他部长,最后敬自己的部长。

 

       但除此之外,最让她无法理解的其实是部门换届。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她看来,所谓的竞选实际上都是内定:“一般来说,部长的内定人选是关系好的,副部长就是能做事情的。”前不久的部门换届时,其他部门的一个“空降部长”让她印象深刻。

 

       “有个部门本来内定了三个人当部长,但是我们的团委副书记是一个大三的学姐,她比较喜欢这个部门的另外一个男生,那个男生就直接空降成了部长。”她说。而原本的三个人中的一个男生也“识趣”地主动退出了。

 

       “问题是退出的那个男生比空降的这个男生不知道优秀多少啊。”吴静春表示:“团委工作总结的时候,两个人都做了介绍,差距很明显。”

 

       而在她的部门,参加竞选的是两个女生。“一个在夸部长,一个在夸团委副书记,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说。

 

       吴林认为,他们院的学生会主席换届选举中也存在一些乱象。有的同学公然拉票,甚至他觉得这在一定程度就是贿选,但最终,这名学生还是成功地竞选上了主席。

 

       大二的王天风也觉得换届竞选这件事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单纯。“比如我们院的学生会,决定主席的看起来是学生代表们,但是最后的结果却神奇地与传闻中指导老师的想法不谋而合。”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这些,似乎也与吴静春部门聚餐时的敬酒顺序一样,成了某种心照不宣却又不便言明的“规矩”。



缺失的个人价值


       林航在高中的时候曾加入了学生会体育部,由于那段非常愉快的经历,加上自己本身对体育的热爱,大学的她选择继续加入这个部门。

 

       但她觉得,由于自己不“水群”,所以实际上跟同伴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因此一个学期下来,虽然一个部门只有十几个人,但已经不容易融入了。

 

       “有时候也挺无奈的,不过我是真的不喜欢水群。”她说。

 

       平心而论,她觉得参加这种学生组织还是有收获的:平台更大,比赛规格很高,认识的人也很厉害。

 

       “但没有那种骄傲的荣誉感,很难团结。”她说。在林航看来,这种归属感的缺失让她有点失落,校会的常规工作也让她有种螺丝钉的感觉。“不太尊重个人价值。我觉得整个部门不会因为我的存在有什么不同,我觉得我的工作是可以替代的。”她表示。

 

       同样不喜欢水群的还有吴静春,她描述自己和部门其他人的关系“不怎么样,比陌生人好一点”。她也从来不参加部门聚会:“我对这些方面不热衷,喝酒啊,一起玩儿啊,明明关系就不怎么样,注定一副冷漠脸。”

 

       而在王天风看来,缺失的不仅仅是归属感,还有个人意志。他曾经在学生会担任部长,但即便如此他觉得自己的话仍然不被重视。看法产生分歧时,管理层对于这种冲突就直接选择跳过。“没有尊重我的意见。最后就提出了辞职。”他说。

 

 

更多的的思考


       林航认为,大学的学生会跟高中的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在她看来,高中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因而大多数人不太愿意去学生会,但是大学就不一样,在大学进学生会是一件很“抢手”的事情,自主性也强一些。“特别是部长这样的职位,是直接做决定的人。”她说。

 

       大二的秦安也认为,学生会还是做了不少事的。

 

       比如在联系学院和学生方面,学生会组织了各种有意义的活动,让他们和优秀的学长学姐接触,听听学长学姐的经验。同时,学生会也组织了各种文体活动,让他们的课余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韦希文对学生会并不抱积极的态度。在他看来,学生会就是一群有想法的年轻人想展现自己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舞台。“我欣赏他们的进取心,但是这些人已经被规则和潜规则所改变,我不想同流合污。有些事我不方便说,但是这和我三观有违。”说到这里,他的情绪有点激动。

 

       而王天风将学生会定义为 “至少应该是一个以学生为主导的可以称之为民主的地方。”但是他发现,从部委到副部再到部长,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偏离了这个方向,而实际上多了点威权色彩。

 

       两年的时间足够长,他认为自己已经充分了解了学生会的工作机制,也发现了它的问题。他评价现在的学生会就像曾经的皇权与相权的博弈一样,作为非管理层,其权力被压制,又没有任何好处可言,甚至还有被免职,被通报批评的危险。

 

       “如果不能给我完全去改造它的能力和权利的话,我不会选择去一个存在漏洞的地方呆着。”他说。

 

 

 

责编:自强新闻中心 赵茜


本文章系自强学堂网站版权所有,请勿在未通过授权的情况下转载或使用本文信息。
本文固定连接:/article/17747/
申请授权或探讨稿件合作事宜请联系:ziqiangnews@126.com
文本标签:学生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