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最新 > 校园
粮道街:探寻美食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06-15 点击:
自强新闻中心记者:董金茹 殷楷 田艺涵 冯奕勤 李梓琪 南泽昊 摄影记者:董金茹 田艺涵

       粮道街,历史不算悠久,也没有什么特色古迹,但这里的美食在武汉却算是颇有名气。

 

       说到粮道街的美食,首先要说说的就是资历最老的“桂林米粉”。1998年覃师傅举家搬迁到武汉,在粮道街做起了“桂林米粉”,一做就是十九年。这些年以来,粮道街迎来又送走了一家又一家米粉店,现在整条街上就剩他这一家仍然人来人往,生意好的时候每天可以卖出一千多碗,就是生意差的时候每天也有几百碗的销量。

 

       谈及桂林米粉保持红火生意的秘诀时,覃师傅认为他们的秘诀就是要创新,“要入乡随俗,你在哪个地方就弄什么东西给别人吃。”覃师傅从小和父亲学做米粉,起初的桂林米粉味道偏清淡,粉也很粗,并不符合武汉人的口味。后来他根据武汉人较重的口味慢慢改良,加入了辣椒油,桂林米粉才渐渐得到武汉人的喜爱。

 

       不只是周围的居民,有很多美院的大学生、老师、画家都经常来光顾这家店,还有一些顾客是专程来吃这家的米粉。有些人甚至从这家店开张。

 

粮道街18年老店“桂林米粉”

 

 

不只是一碗水饺,更是一种情怀

 

       和覃师傅的米粉店一样,熊太婆的水饺店也是粮道街上十几年来的共同记忆。

 

       熊太婆水饺到小熊这里已经第四代了。小熊太爷爷挑着扁担走街串巷将水饺从鄂州的小乡村带到了武汉,扎根在了这里。

 

拥有百年传承的“熊太婆”水饺店

 

       老一辈的手艺没有中断,小熊的姑奶奶(小熊爷爷的姐姐)和爷爷跟着太爷爷学会了做水饺的秘诀。姑奶奶现在九十三岁,跟小熊一起包水饺时回想起内战时期的故事总是要抹一把眼泪。内战时,天上丢炮弹,他们就躲进防空洞里,等外面没声音了又挑起扁担出来继续卖水饺。他们也会给伤兵营的伤兵送水饺,有时第一天去看时还是活生生的人,第二天再去的时候人就没了。

 

       吃到现在,从上小学吃到上班、生小孩,店中的一些正在吃 =- 米粉的老人就是桂林米粉十几年来的常客。

 

       听姑奶奶讲当时小熊的爷爷很辛苦,凌晨一点钟起床,一天要擀一袋面粉,擀完这些面粉就相当于走了十里路。小熊回忆:“以前的皮子,像绸缎一样,那就是那时候的手艺,那是匠人。”

 

       到了小熊的奶奶,也就是水饺的第二代传人,人们习惯称她为水饺婆婆或熊太婆。

 

       熊太婆就在大成路的巷子口卖水饺,几十年的时间,每天早晨熊太婆的摊子外总会排起长长的队伍。那时候,街上有八家卖水饺的摊子,最后也只剩熊太婆一家。

 

       在小熊的记忆中,奶奶是一个特别活泼、特别能干的,一个人能做三个人的事情。奶奶当时做生意很辛苦,早上三点半起床,用四个大大的炭炉子熬汤,天天如此。冬天下大雪,夏天烈日晒,四个炉子把她围着,做了一辈子,腿站了一辈子,现在腿已经站不起来了。奶奶今年高寿八十三了,小熊经常推着她来新开的门店玩,虽然她现在是老年痴呆,但还是会很开心地坐在店里跟人打招呼。

 

熊太婆照片和相关报道

 

       2006小熊大学毕业,在一家公司做美发培训工作。一次回家聚餐,家里人说到爷爷临终前说水饺的手艺不能丢,小熊受到鼓舞,辞职开始着手开水饺店。“我是被我奶奶带大的,所以说我坚决要卖这个水饺。我传承的不光是水饺,传承的是我奶奶的一种精髓”,这是小熊开店的本心。

 

       现在小熊接班“熊太婆水饺”已经三年了,到今天这家店为止,小熊仍然坚持用炭火熬高汤。那些第一批的客人,现在和小熊已经是朋友了。

 

       在小熊的印象中,以前的粮道街不是美食之街,是学区,胭脂路也不是吃东西的,是扯布做衣服的。以前好吃的在司门口大成路,相当于武昌的一环,那里有很多老居民,孕育了很多好吃的美食。武汉的小吃、早餐很有名,遗憾的是,如今难以吃到非常正宗的东西了。

 

历史

 

 

夫妻店是一种责任


       武汉人痴迷于过早文化,在窄窄的巷子里,人们在菜场买完菜就喜欢在旁边的小摊上吃点武汉的传统美食。

 

       油饼包烧麦并不是趙师傅家自己发明的,而是一个老传承,只是原来的烧麦重油,容易腻,趙师傅一家人来到武汉之后就将传统小吃演绎了,就是现在时髦的话说叫“接地气”。

 

顾客

 

       “原来重油多半是老年人那一代人喜欢吃,年轻人就不喜欢吃,美女们想到重油这都是油腻腻的东西,就接受不了。”张师傅说他们现在的烧麦,一半用油,一半用高汤,增加了它口感的层次感,又适应了现代人的口味。而油饼一定要是老油饼,一进口是脆的,香的。加上烧麦糯米的软糯,非常好吃。

 

       其实趙师傅热干面这家小店的老板是趙师傅的丈夫张师傅。张师傅一家为了生活,1983年生完孩子的第二个月他们就离开单位自己创业。在那个时候主动扔掉“铁饭碗”能出来创业的人很少。张师傅则表示:“我原来在家里学木匠,手艺做得很好,所以那个时候就是自信,那个时候人均工资就三十几块钱,但是那个时候我做木工活的介绍单位一个月可以赚一百多块钱。”

 

       张师傅相信只要自己用心做事,不管干什么都能成功。带着这样一份信心,他带着妻子和两个月的孩子就开始经营起这家店。

 

       “那个时候就是算一种情怀吧,也不算浪漫,就是一种责任,就是敢担当。”张师傅去办营业执照的时候专门把店名写成了“趙师傅红油热干面”。张师傅说,那个时代的人就是讲一份情怀,写老婆的名字,也算是给她一份承诺,撑起家里一份责任。现在张师傅仍然叫妻子趙师傅,也算是老一辈人的浪漫了。

 

制作

 

       油饼包烧麦这样一种小吃,现在全国就只剩趙师傅这一家。张师傅对此十分自豪:“在武汉市做吃的人当中,像我们这个年龄,就是老武汉店的话,就是基本上是没有了”。很多美食家、明星都会赶来趙师傅家尝一尝这味特色小吃。

 

       虽然张师傅和趙师傅的小店每天从一开门都会排起长长的队伍等待,直到下午两点关门都还是会有人陆陆续续的来排队。但这样一门手艺在张师傅之后可能就无人传承了。张师傅表示,虽然以前有人想让他做连锁店,但他拒绝了,他想坚持一种“工匠精神”,不希望食物品质下降,还是想让大家感觉便宜又能吃饱。

 

 

一家没有招牌的小餐馆

 

       绿漆的二楼窗台,随意的木牌上有着“丰一”两字,这是一家不起眼的居民楼的二楼,也是独特的餐馆。“很多人都会担心误闯民宅而不敢进来,不过也好,愿意上门的顾客就是你最想接受的那类顾客。小店、家居饰品、闲置衣物等的都是有缘人。”老板这样说。

 

店铺

 

       小店里的电视循环播放的《蜡笔小新》是老板毛毛和乌鸦两个人都喜欢的动画片。乌鸦说:“它不需要你从头看起,也不需要思考,但是看了就会很开心啊。”

 

       她们从尼泊尔、东南亚、云南等地捎回来的小物品安安静静地躺在两间东南亚风格的房间里。在粮道街这条随随便便进一家店就可以遇到传承下来的老配方,多年磨炼老手艺者的地方,有一股年轻的活力引人注目,那便是一家开了五年都没有招牌的小众餐馆丰一。

 

       丰一的产生原因要说是创业,不太妥当,毕竟店长乌鸦和毛毛开店的初心就是想让熟客、朋友有一个地方可以坐下喝茶聊天而已。老板乌鸦喜欢将自己的小店称为“我们家”,从未想过自己是在创业,而且在开店之初,没有顾客的日子里,冷清小店是朋友聚会的主要场所。随着客人越来越多,虽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在店里聚会,但朋友间温暖的气氛和熟悉的美食却延续了下来。

 

店内

 

       丰一进门的另一侧挂满了她们朋友闲置下来的二手衣服,以10-100元的价格寄卖在这里,很多学生都喜欢来这里淘一淘。不喜欢循规蹈矩的老板,希望不止食物是这家店最大特色。

 

       所以这是一家开在餐馆里的服饰店呢,还是开在服饰店的餐饮区呢?大概不那么重要。因为在乌鸦眼里,丰一是一户人家,是“我们家”。“豊一丰一,自己动手,方能丰衣足食。”这也是丰一店名的由来。

 

自强新闻中心责编:曹学燕

 

 


本文章系自强学堂网站版权所有,请勿在未通过授权的情况下转载或使用本文信息。
本文固定连接:/article/17870/
申请授权或探讨稿件合作事宜请联系:ziqiangnews@126.com
文本标签:城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