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最新 > 视点
90后就是不一样(下)
发布时间:2017-12-31 点击:
文字记者:赵怡宁

1.早孕妈妈

 

98年生,女,初中文凭,后去宁波打拼。现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目前在做微商,同时自己带两个孩子。

 

三年前,陈宁(化名)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两年之后,她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但是今天,她才不过20岁。

 

不过双十芳华就早早结婚生子,这对当时尚且还是个孩子的陈宁来说,的确并不是深思熟虑的决定:“像二十几岁的那些人可能就会选择打掉,他们有比较明确一点的决定,有他自己的思想。但是像十几岁的话,就没有明确的思想,说什么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把孩子留下来了。而且叛逆期嘛,根本没有想着去和父母交谈,我们也没有钱去打这个孩子。”

 

不过二十岁即怀孕生子,这个让大多数同龄人无法理解的决定在陈宁的老家——一个不起眼的小乡村中却习以为常:“老家比我小的或者我同龄的结婚的人也有很多,我爸妈虽然一开始不同意我这么早谈恋爱,但是怀孕了他们也没有办法,也默认了,反正也没什么丢人的,就同意我结婚生下来了。”

 

这个20岁的小姑娘不知道是因为初中之后即离开学堂到社会打工的缘故,还是因为太早成为母亲的缘故,她对孩子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成熟认知:“我觉得不管是把这个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还是怎么样,只要是自己能够把他带好,不需要别人的钱,不需要别人来养就行了,我现在自己带两个孩子的同时做微商赚钱也一样啊,都是那样过来的。而且孩子也被我带得挺好的。”

 

2.最早成家的90后

 

九二年生,男,现年二十五岁。高中学历,2010年高中毕业后从乡村来到城市打工,家里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2017年十二月,他的第一个儿子出生。

 

高房价房贷、养车、生活开销、以及刚刚增加的孩子的奶粉钱——没有稳定工作在城市独身打拼的赵普(化名)直言自己目前压力很大。这个过早意识到自己要担当起男人的责任的青年人,最通常的放松方式是心理暗示:“想一想原来更差的自己,更差的生活,看一看现在的自己和原来有什么变化,反反复复地来对比,只要自己的付出值得,有一定的回报,有变化,感觉就是一种欣慰吧。”

 

为父母挣名声、家庭和睦、在家族兄弟竞争之间不落后——赵普的目标其实很简单、很实际, 这个刚刚晋升为父亲的男人正踏踏实实地在生活之路上走下去。

 

3.外卖小哥


91年生,男,2007年中学辍学,成为外卖小哥四个月,月收入3000,一个月四天假期,父母过去为普通农民,现于武汉工地打工。

 

谈起外卖小哥这个职业,刘宁(化名)显然并不满意。他用一个字来概括了这个职业——“抢”,跟行人抢,跟机动车抢,什么都抢。“谁都不想出任何意外,想平平安安的把钱挣了,但是事实不是这样的。”刘宁的声音中满满都是无奈。

 

当记者问到如何走出这种低沉的状态时,刘宁的回答也并不积极:“就睡觉,打游戏,打扫卫生,让时间慢慢地就过去了。”

 

但是刘宁却保持着很多人已经失去的阅读习惯,他偏爱一些故事性较强的书籍,像是《解忧杂货店》、《追风筝的人》、《灵魂摆渡者》。或许在人生暂不如意的当下,书籍是他唯一可以放空自我的居所。

 

纵然生活有再多的烦恼,刘宁依然不后悔:“现在的一切都是以前造成的嘛,自己选的,不能抱怨。”

 

4.家境贫寒的匿名小姐姐

 

一出生便被父母抛弃,随着一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奶奶生活至今。这位94年的小姐姐目前坐标黄冈,从事幼师工作。提起这些,她显得云淡风轻。

 

在安琪的印象中,童年时代很多人都像是会看风向的高级“动物”,但是现在的她,似乎是已经放下了。“因为也有比较温暖的时候,比如我奶奶给我的关心,虽然物质有限但精神并不受限。还有鲁姨,她是一个特别有爱心,而且身上充满正能量的人,我上高中的时候,家里面经济条件不好,她知道了以后,不仅在物质上帮助我很多,而且在精神上也总是鼓励我不要有压力,积极备考,让我打心眼里感觉很温暖。”

 

时间似乎可以磨平一切,当谈起当年抛弃自己的父母时,安琪的理解也多余了怨恨:“就会想当初他们也有苦衷吧,要是家里情况稍微好一点都不会这样做。有些事情无法那么单纯地评判。”

 

现在的安琪依然热爱着生活,她向往着单纯的工作环境、和谐的家庭氛围,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还有就是踏实认真地对待我热爱的工作呀。尽我所能的把我的小可爱们教好呀。”安琪咬着轻轻的尾音笑着说,相信这个女孩最终一定能得到世界的温柔相待。

 

5.曾经的醒删大学生

 

香港大学大一年级法律专业大陆学生,以前会发醒删的动态,现在渐渐意识到在社交网络发泄情绪是一种无效且无益的做法。

 

从九月到十二月十五考试结束,小星为了读reading和赶due改due几乎天天熬夜。12月初她甚至3天没有睡觉,熬了通宵。

 

对于大多数90后来说社交网络是一个分享生活的地方,小星也不例外,通常情况下她会因为一些特别开心或者特别无语的事情发朋友圈,曾经她也曾因为烦恼在深夜发朋友圈但是在清晨选择删除了。因为在现在的她眼中。社交网络并非是一个有效的发泄平台。“首先这些社交网路处于各种监控之中,美国一些藤校在录取的时候会搜索学生的Faceboook,有些雇主公司也会去这么做。其次是,情绪是一时的可以通过很多方式发泄,po到社交网络上会被很多人认为是不理性不成熟的行为,而且这些负能量不见得会真的消失,反而会让你的朋友误解你的意思或者是认为你很丧,之后对你敬而远之。”这位香港大学的大一学生认真地说。

 

对于小星来说,更合适的缓解压力的方式是看书读reading,“reading读久了真的看着看着就开心了。”

 

 

新年的零点钟声响过后,所有的90后都已成年。

这个世界的大门将完全向他们敞开,选择声色犬马还是浪迹天涯,抑或其他,已无人可干涉。

只是前路漫漫其修远兮,只望慎始慎终。

你,准备好了吗?



本文章系自强学堂网站版权所有,请勿在未通过授权的情况下转载或使用本文信息。
本文固定连接:/article/17889/
申请授权或探讨稿件合作事宜请联系:ziqiangnews@126.com
分享到: